太阳城网上注册

  • <tr id='z5yVz'><strong id='WDPLE'></strong><small id='Dm5k6'></small><button id='Umja1'></button><li id='xUKwZ'><noscript id='ZaVas'><big id='Eqa47'></big><dt id='SCRfi'></dt></noscript></li></tr><ol id='mRY6H'><option id='3JoPX'><table id='AvqzU'><blockquote id='ERN0h'><tbody id='GGokI'></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lG4rY'></u><kbd id='datuN'><kbd id='9IBwK'></kbd></kbd>

    <code id='SF4fh'><strong id='eMYTw'></strong></code>

    <fieldset id='DcnS2'></fieldset>
          <span id='3VfTS'></span>

              <ins id='y6Mwl'></ins>
              <acronym id='BBH4Q'><em id='WNQqh'></em><td id='vZgxL'><div id='Dvj4u'></div></td></acronym><address id='yzXLc'><big id='WV5sX'><big id='GrOnR'></big><legend id='9gpF1'></legend></big></address>

              <i id='ldneV'><div id='wX8dS'><ins id='RDP8Y'></ins></div></i>
              <i id='bduQB'></i>
            1. <dl id='2rMrq'></dl>
              1. <blockquote id='dFfVb'><q id='oVrF5'><noscript id='WQF2I'></noscript><dt id='APAvi'></dt></q></blockquote><noframes id='IvMHY'><i id='5V7vH'></i>
                當前位置:首頁 >> 檢察動態 >> 理論調研
                淺析跨刑事責任年齡犯罪的累犯認定問題
                來源:太阳城网上注册 日期: 2014-08-01 字號:、、

                作者:廈門市人民檢察院 林章偉

                 

                一、問題的提出

                由於未成年人犯罪時心智尚未成熟,基於對涉罪未成年人的特殊保護,《刑法修正案(八)》將未成年人排除在累犯認定之外,將《刑法》第六十五條第一款修改為:“被判處有期徒刑以上刑罰的犯罪分子,刑罰執行完畢或者赦免以後,在五年以內再犯應當判處有期徒刑以上刑罰之罪的,是累犯,應當從重處罰,但是過失犯罪和不滿十八周歲的人犯罪的除外。”

                在司法實踐中,因存在跨刑事責任年齡犯罪的情況,對於未成年人仍可能涉及累犯是否認定問題,實踐中大致有三種情況:第一種是全部犯罪行為均在未成年時實施,根據上述規定,被告人當然不構成累犯;第二種情況是犯罪行為有部分在未成年時實施,部分在成年後實施,但未成年與成年的犯罪構成不同罪名,此種情況由於前案在判決時會將兩部分犯罪分別量刑,再數罪並罰,當被告人重新犯罪時隻要單獨考慮其前案成年後犯罪的判決結果是否達到有期徒刑以上刑罰,即可確定累犯成立與否。這兩種情況的司法適用較為明了,不存在實質爭議。但還有第三種情況,且司法實踐中出現多種分歧意見,即被告人跨刑事責任年齡犯罪,且未成年與成年所犯罪名為同一罪名的,前罪有期徒刑的判決結果既包含了對未成年犯罪的評價亦包含了對成年犯罪的評價,且因定為一罪而混為一體,當再次犯罪時,是否構成累犯就出現爭議。本文擬從這樣一起案例入手,對第三種情況進行分析並尋求解決方案。

                案情概要:被告人楊某聽201010月因犯盜竊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七個月,同年1227日刑滿釋放,其在201110月又犯故意傷害罪致一人重傷,後罪應當判處有期徒刑以上刑罰。經查,楊某聽前罪所實施的多次盜竊行為跨越刑事責任年齡,其中成年之前的盜竊數額為1800元,成年之後的盜竊數額為2177元,還具有如實供述等從輕情節。

                二、分歧意見

                對本案被告人楊某聽是否構成累犯,審查中出現一些分歧意見,主要有如下幾種:

                一種觀點認為該種情形由於混有成年人犯罪部分,不能適用未成年人例外規定,應認定為累犯。持該觀點的人認為《刑法》第六十五條第一款的累犯例外規定,隻適用於全案係未成年人犯罪的情況,前罪所判的有期徒刑包含有被告人成年犯罪的部分,因此不能適用專屬於未成年人的特殊規定,本案應認定為累犯。

                另一種觀點基於刑事訴訟“有利於被告人原則”,認為本案不構成累犯。持該觀點的人認為刑事訴訟中,當法律適用或案件證據、情節不明確的情況下,應作出有利於被告人的判決。被告人在前罪中具有“部分未成年人”的特殊身份,在現行法律及司法解釋對於此類跨刑事責任年齡犯罪的累犯問題尚不明確的情況下,應作出有利於被告人的判決,不予認定累犯。

                第三種觀點認為應當拆分獨立進行評價,考量被告人前罪中成年犯罪部分是否達到有期徒刑以上刑罰量,作為是否構成累犯的認定依據。即剔除未成年犯罪部分,被告人仍會被判處有期徒刑以上的刑罰,那麼應認定累犯;相反,如果前罪成年部分的犯罪單獨考量,未達到有期徒刑以上刑罰量的,則應當適用未成年人排除累犯的特殊規定,不認定為累犯。

                三、觀點評析

                刑法設定累犯製度體現了刑法對那些經過刑罰改造之後仍未能悔改的罪犯所持的否定態度,也是對被告人的人身危險性的測評、考量。累犯的認定直接關係到涉罪被告人被判處的刑期,一直以來都是都是當事人較為重視和關心的法定情節。對累犯情節的準確、統一適用,體現了刑事司法的公正性和嚴肅性。

                上述前兩種觀點,對於此類跨刑事責任年齡犯罪交織的情形,一概認定累犯或不認定累犯,雖然在實踐中操作簡便,但都片麵強調被告人整體犯罪中的一部分,存在以偏概全,以部分代表整體的傾向,容易走向放縱或嚴苛的兩個方向。我們將這兩種的情況極端化後,就很容易發現問題所在:

                首先,按第一種觀點,隻要前罪含有成年後犯罪的部分就一律認定為累犯,那麼當前罪絕大部分是未成年時實施的,隻有最後一、二次犯罪時已成年且該部分數額很小時,甚至成年後的盜竊數額隻有幾百元,單獨計算都無法構成盜竊罪,這樣的行為人與全案都在未成年時實施的行為人,從社會危害性、主觀惡性以及被告人的可改造性等刑罰考量因素的角度比較,相差無幾,可能唯一的區別就是運氣不好,早出生了幾天。《刑法修正案(八)》對《刑法》第六十五條的修改就是為了更好地體現對涉罪的未成年人“教育為主、懲罰為輔”的方針,考慮到未成年人身心發育不成熟、社會認知程度不健全,免除其前科影響能讓有悔改表現或決心的未成年罪犯,輕裝上陣,以恢複他們重新做人的信心,引導其順利地回歸社會,達到刑罰改造的真正目的。如果僅因為混有幾百元成年後的盜竊行為,就否定未成年人情節對排除累犯成立的作用,明顯違背了修正案修改的立法本意。因此,不能一概而論,以被告人成年後犯罪的部分決定全案的法律適用,而無視未成年犯罪情節對量刑所起的作用。

                其次,按第二種觀點,即使混有成年後犯罪的情節,也一律以“有利於被告人”的原則,全案適用未成年人的特殊規定,這樣的做法容易造成以偏概全、放縱犯罪的結果。舉個例子,當前罪隻有一、二起是未成年時實施的,且該部分數額很小,被告人十八歲之後繼續實施犯罪數十起,盜竊數額巨大,其社會危害性可想而知。如果我們僅因為其在未成年時實施過一些小偷小摸的盜竊行為,而無視成年人後多次犯罪的嚴重後果,予以排除累犯的適用,這樣的做法明顯有失公允,會讓人得出隻要被告人曾在未成年時做過案,無論其何時再犯罪,都可以不算累犯的荒謬結論,明顯存在重罪輕判,放縱犯罪的錯誤。

                通過上述分析,我們不難發現,對於跨刑事責任年齡的同一罪名犯罪被告人的累犯成立與否,不能僅基於犯罪整體的一部分就貿然予以認定或不予認定。筆者較為讚同上述的第三種觀點,從不枉不縱、準確量刑的出發點來說,拆分獨立評價行為人成年犯罪部分所起量刑效用,才能較為準確、合理地適用累犯的規定。

                四、解決路徑

                以被告人前罪成年後犯罪的是否達到有期徒刑以上刑罰量作為是否認定累犯的前提條件,可以確定這樣一條解決路徑:新罪判決時,對前罪中成年犯罪部分進行單獨量刑評價,考量成年後犯罪在有期徒刑判決結果中所起效用,如其所起效用未能達到有期徒刑六個月以上幅度,就不具有累犯成立的前罪條件,不能認定累犯;反之,如被告人成年後犯罪在判決結果中起到了六個月以上量刑效用,那麼則予以認定累犯。

                就前文的案例而言,具體的考量過程為:1、查核前罪判決主文,考察其成年後的犯罪事實以及該部分犯罪涉及的從重、從輕及減輕等情節;2、使用量刑規範重新模擬判決結果。被告人犯盜竊罪,成年後的數額為人民幣2177元,基準刑四個月,再根據盜竊次數、認罪等情節進行相應增減,同時考慮全案有期徒刑七個月的整體量刑結果,據此得出被告人成年後犯罪在前罪判決結果中量刑含量僅為五個月。3、得出結論: 被告人楊某聽前罪成年犯罪部分未達到有期徒刑以上刑罰,因此不構成累犯。
                根據這一思路,對跨刑事責任年齡的累犯認定問題應認真分析每個案件的具體情況,通過精準的量刑判斷,才能讓判決結果更具有說服力,確保刑事判決不枉不縱,充分發揮刑罰的改造功能。


                 ①2010年時廈門盜竊罪的量刑起點為2000元。

                【收藏】 【打印】 【關閉】